《星际穿越》背后的故事【澳门威尼人斯登录】

2019-11-04 作者:娱乐综艺   |   浏览(184)

我不喜欢《星际穿越》,它不是一个好的科幻故事。

坐标:第五维度,基地(Foundation),首都撒特恩(Saturn)以及马尔斯(Mars)

【先给个科学界的吐槽吧,索恩只是众多科研人员的同事而已,不是神,而且除了黑洞物理,还有很多别的方面是索恩顾及不到的。

“最近的局势对我们比较有利,但还需要你们添一把火。毕竟,搞和平演变是要靠宣传的。”低沉的声音来自首都撒特恩,那是政府的所在地。

科学圈怎么吐槽《星际穿越》】

“没问题。剧本的思路是,将他们奉若神明的先知布兰德教授(Professor Brand)塑造成为一个对全人类扯了一个弥天大谎的骗子。纪录片不久就可以上映了。制作人员都是大师水准的。”威尔逊这样回答着,他是基地最大的电影经纪公司的拥有者。当年还在地球上的时候,在那场风暴来临之前,他的家族靠成功投资SUV汽车股票而大赚一笔,得以成功移民撒特恩空间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基地。他现在住在基地的西部第一大城市马尔斯,这个城市以电影和娱乐业而出名。

片中给出的核心危机是:地球的所有粮食因为一种枯萎病减产,恐养不活所有人,而且植物的减少会导致氧气含量下降,憋死所有人。片中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要移民太空,移民太空就需要控制重力的方法,要解一个有关空间的方程,这个方程已经被基本迈克尔凯恩扮演的老教授解出来了,就差一组数据,这组数据叫做量子数据,只存在于黑洞的视界内部,按照现有理论这组数据无法取出。这是plan A,是为了解救全人类。还有plan B,就是通过虫洞,把人类的火种:五千个受精卵发射到远方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上,这相当于抛弃大部分现存在地面上的人,只留下人类的文明火种。由于粮食不够吃,所以政府关停了任何太空探索计划,NASA变成了地下组织,专门干这plan A和plan B,拯救地球的事情。

“好的。埃德蒙德总有些民众会看到纪录片。这样,他们的原先的信仰会一点一点被颠覆,埃德蒙德星就会从内部瓦解。”那个经过完全保密的声音这样回答着,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将埃德蒙德星纳入基地的治下还是很重要的。我们的科技水准虽然比埃德蒙德要发达得多,但本质上毕竟只是个空间站。我们需要资源,需要埃德蒙德星球上的资源。”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槽点太多,首先是粮食不够吃,把全人类搬上太空算哪门子解决办法?太空中哪里有空间种粮食,其成本比在土地上种高太多。再说了,地面上的枯萎病不会被带到太空中去嘛?至于植物的减少会憋死人,同理。太空中也没有氧气,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就算是要去找什么宜居星球,改造一个陌生星球的环境会比改造跟来就有有自愈功能的生态圈的地球更容易?那个行星还是在黑洞旁边啊。。所以plan A想达到的,解救全人类的目的,只能靠治疗植物的枯萎病解决,而不是飞向太空。如果用航天技术去解决人类存亡的问题,那么只有plan B是说得过去的:送一小撮人,或者一小撮受精卵去别处寻求生机,抛弃地球及其人类。

坐标:第五维度,埃德蒙德星球(Edmund),首都埃德森(Edison),埃德蒙德大学(Edmund University)。

然后就是主角拼死扑进黑洞利用隐喻发给她女儿的,用在解空间方程中最重要的量子数据,到了我也没发现这玩意儿是干啥用的。按片子所说的,这个数据可以用来解一个方程,解出来然后,然后呢?为什么好像等主角回到地球,一切生存危机就都被解决了?诺兰试图做出一副硬科幻的派头,扯了很多黑洞,空间,时间的幌子,结果主要危机落脚在生物学上,最后把观众的注意力用父女关系吸引过去,而把一开始设置的剧情冲突——植物都要死了——的解决办法这么不负责任地就扫到地毯下面去了。冲突是这样层层被转移的:植物都要死了>解方程需要数据>主角掉到了黑洞里回不去,一切都完了>数据拿到了,传回去了,危机解除!

“最近基地那边新出了个纪录片,叫做Interstellar,看了没有?里面TARS电脑公司的那两个概念机器人简直吊炸天了!比这玩意酷多了!”沃兹挥了挥手中那款新上市黑色的Tar-Phone 6。这是TARS电脑公司的新产品,功能强大,由1023个超能晶体组成,可以自由组合成任意形状。由于Tar-Phone 6在埃德蒙德星没有正式发布,这部手机是沃兹委托他哥哥从基地带回来的。沃兹的哥哥大学是在埃德蒙德念的,但博士阶段去了基地留学。毕业之后,他在基地的TARS电脑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现在居住在基地第三大城市莫克里(Mercury),TARS电脑公司的总部就在那里。

有人可能会说,科幻片就是这样,不需要什么逻辑。在虚构作品中追求合理性的人都有病。首先,真正好的硬科幻不是这样的,2001是一个极好的例子,里面的科学技术硬伤非常少,是因为有Arthur Clarke把关的结果。其次,逻辑硬伤出现在最主要的戏剧冲突之上,这跟科不科幻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是编故事的问题。如果讲一个这样的故事,还要我们不去关注最主要的冲突点,核心的科幻点子站不住脚,整个片子的逻辑地基就根本不存在,那这个片子不就只剩下情怀了么,情怀值几个钱?考虑到大部分人没有看过太多科幻作品,没有形成硬科幻的审美概念,再加上没有理工科背景的话,电影说啥他们就认为是啥,所以他们对逻辑漏洞的感受还不是很强烈,导致现在这个电影评分很高。我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特别是在后半段,是很痛苦的,因为我喜欢里面的特效,喜欢演员的表演,看着他们被这样的故事逻辑糟蹋,很不开心。

坐在沃兹对面的那个无动于衷的人叫做威廉姆斯。他和沃兹都是埃德蒙德大学的四年级学生。沃兹读的是物理系。受到工程师家庭的影响,他一直仰慕于基地强大的科技力量,矢志不渝地一心要到基地学习物理学,然后和哥哥一样到TARS电脑公司工作。而威廉姆斯却不同。威廉姆斯读的是历史系,专攻方向为地球史。他性格内敛,思想也比较保守。但这并不妨碍他两人成为好朋友。

而且,有一点让我难受的是,科研工作者的形象又一次遭到了扭曲。理论计算很容易,在白板上chua chua chua几下就能算出来,所需的数据用莫尔斯码就能传输完毕,航天技术跟开赛车差不了多少,科学家宇航员的身份抵不过一个好父亲一个好情人。我敢说,凭着从电影里的来的印象,大众才在一定程度上有这样的想法:科研经费给的太多了,都被科研人员拿去吃喝玩乐中饱私囊了。凭什么给你们那么多钱,你们动动脑筋就能有吃有喝,这对你们还不够好吗。这个往偏执了去说就是影片对于科研工作的极端不尊重了,不过反过来想,人家这么花大价钱炫酷化科研工作者,倒也挺享受的。没错,我们正在造的便是那毁天灭地的高能粒子加速器,指哪儿打哪儿,无所不能。有一次我们实验室说要停电,我们就开动加速器,撞了点裂变元素出来点灯用。是的,我们就是这么野。

“看了这电影你才会知道,在我们历史书上被奉为精神领袖布兰德教授竟然是一个反人类的刽子手!”沃兹的神情有些亢奋,“并且,我们其实并不是地球人的直属后裔,而只是由胚胎繁衍而来的!”

我试图用类比的手段表达一下这种难受,因为可能我受不了的一些设定硬伤,在别人看来不太影响他们的观影体验。想象一下,你在看的片子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马修麦康纳的国家正在遭受懒癌疫情的威胁,所有人都懒在家里不上工,市场停摆,金融垮台,眼看着所有人都要饿死了。马修麦康纳原来是一名政客,因为疫情的原因,开始当一名快递员,给患了懒癌的人挨家挨户送吃的用的,维持他们的生命。因为大家懒,所以政府关停了金融机构,因为反正也没有交易了。在全人类都快要懒死的危机之下,马修麦康纳发现了隐秘在丛林之中的纽约交易所,他们在密谋两个计划,plan A是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盘活整个金融体系,以拯救全世界,plan B是派一小波人,去寻找一片未被懒癌污染的洁净市场,带着货币的概念,到那里去创造新经济体系。马特达蒙作为先遣队,抢先来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丛林中的一个野人部落,向马修们发信号,说那里的市场特别干净,特别适合重建一个市场经济体系。结果马修麦康纳放弃了别的几个先遣队发来的市场化信号,和马特达蒙会和,结果发现马特达蒙所在的野人部落早就英特纳雄奈尔了,市场毫无立足之地。这边厢,迈克尔凯恩在执行plan A的过程中,一直困扰于计算大量资金注入之后会导致什么后果,算到最后一步,发现需要一组数据,那组数据描述的是,看不见的手能产生的推力上限。而这在理论上是不可能取到的,所以迈克尔凯恩隐瞒了这个事实,让大家意味方程仍在计算当中。最后的最后,马修麦康纳主动跳入一个市场内部,利用看不见的手,让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正在帮助迈克尔凯恩计算的他的女儿感受到了这股异样的市场波动,从而将看不见的手的推力上限数据传送给她的女儿,一举解决了那个方程,大量资金注入市场之后的结果能被成功预测。大家终于团圆了。剧终。

坐在对面的威廉姆斯显得有些好奇。

什么嘛。懒癌呢?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嘛。

“我们上历史课的时候学的,在地球处于世界末日的时候,是我们伟大的布兰德教授发现太阳系附近存在一个稳定的虫洞,而利用虫洞人类就可以对那12个潜在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进行探索,布兰德教授最后发现了埃德蒙德星球是最好的选择。他通过计算,解决了难题,将人类带到了埃德蒙德星球上,从而拯救了全人类。

这个想象中的片子的一个场景:马修麦康纳的女儿皱着眉头计算方程式,收到了他爹发给他的看不见的手的数据,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在白板上计算了起来:“不不,我们一开始的假设都错了,这是一个e的负指数函数,所以积分没有上限,而应该有一个下限,也就是说,看不见的手应该有最小推力而不是最大推力!我解出来了!Eureka!!!!!”然后把白板从阳台上扔向阳光下的普罗大众。

沃兹突然清了清嗓子,以表示下面说的才是重点,“但是,根据Interstellar的描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事实上,当时的布兰德教授是有两个计划的。Plan A是我们所熟知的,要解决一个关于Gravity的方程,把所有人带离地球,拯救全人类;而Plan B是抛弃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带着人类的胚胎,到新的星球繁衍后代,延续人类基因。令人气愤和惊讶的是,布兰德教授其实早已经解开了那个关于Gravity的方程,但是没有黑洞中的数据,找不到黑洞中作为蚌壳中珍珠的那个Singularity。他于是花了40年时间,全部用在做假账上。Plan A其实也就是布兰德教授的一个幌子,他其实早就决定执行Plan B,也就是抛弃全人类,带着人类的胚胎去新的星球,这其实才是我们的由来。更能体现他私心的是,他竟然让他的女儿——布兰德博士作为Plan B的执行者。抛弃了全人类,自己的生命却得以延续,还美其名曰拯救全人类。这样的恶魔,竟然被我们的历史书奉若神明!”

其实这个片子中的确有很不错的地方,比如一开始造出的末世氛围,沙尘暴和植物枯萎,政府的反智政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讲故事的环境。只是诺兰为了要给观众营造视觉奇观,生拼硬凑起来一个有关虫洞之类的剧情。我非常喜欢一开头马修麦康纳开着破吉普捕猎无人机的桥段,原始的追猎,和高科技的猎物组合在一起,美得人肝儿颤。马修麦康纳驾驶着陆器入大气层的螺旋式下降,是曾经航天飞机重返大气层的减速招式,只不过电影做了酷炫化处理。方方正正的极简主义机器人也特别萌,我不知道这个机器人的外形设计是否参考了2001里黑方石碑的设定,其行为和性格设定是否参考了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马文的设定。每次那几台方机器人的出场都会让我特别开心。以及片子最后的殖民卫星。在高达中有着经典地位的圆筒形殖民卫星终于出现在了大荧幕上,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个圆筒状殖民卫星的点子最初也来自于Arthur Clarke。

“其实也不尽然”,对面的威廉姆斯显得有些迟疑,“你要记住一句话,历史是可以被任意涂抹的。撒特恩那边的东西或多或少也有意识形态,很值得怀疑。我现在正在准备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这个的。在论文中我提出,这一切其实都可以看做是撒特恩和埃德蒙德在六维空间关于正统性的意识形态之争。

最后列举一下其余对主要剧情影响没那么大的硬伤

“首先我们得明确第一点,在更高维度上存在着平行宇宙。在更高的维度上,也存在着平行的“我们”。还有那个著名的因果律,也就是‘未来的某个时刻,人类要做一件拯救祖先的事情,不做不可以,如果不做的话自己就不存在’。于是乎,把平行宇宙理论和因果律结合起来看的话,我们可以推测,在更高维度空间的人类都想让历史进程倒向自己的一边,从而让自己是存在的。简单来说,他们都像扳道工一样,想把轨道扳到自己想要的轨迹上来,从而得到自己的结果,让自己存在。

1.开头离开地球的是分级助推的大型火箭,后来在1.2G的星球上,一个登陆艇靠自己的引擎就上轨道了,那一开始地球上用那么大的火箭是为啥?

“在更高的维度上,比如说比我们高一维度的第六维度,还分别存在着另外的六维撒特恩空间站和六维埃德蒙德星。作为六维人类,撒特恩人和埃德蒙德人共同想要得到的结果是,他们都要保持自己作为人类的正统性和唯一性。他们都想种下自己的因,从而推导出自己唯一存在的果。但历史的轨道不可能向两个方向发展。倒向一边,势必会偏离另一边。因此,他们都必须扼杀对方的因,让自己的因成为唯一选择。于是,他们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向低维度空间派出自己的特工,去扼杀对方的因,从而让历史按照自己的因演变,得到他们想要的果。六维埃德蒙德派出的特工是布兰德教授,他的任务是扼杀Plan A,这样一来,就根本不会有什么后来的撒特恩空间站了,因为他们已经全部死在地球上了。而墨菲则是六维撒特恩派出的特工。与布兰德教授相反,她的任务是想尽一切办法扼杀Plan B,从而让Plan A成为唯一选择。她的采取的方法是跟在布兰德教授的身边并破坏他的计划。她想尽一切办法来破解布兰德教授故弄玄虚的那个关于重力的方程。只有这样,她才能让Plan A得以实现,让人类放弃Plan B,从而也就扼杀了Plan B。

本文由澳门威尼人斯登录发布于娱乐综艺,转载请注明出处:《星际穿越》背后的故事【澳门威尼人斯登录】

关键词: